您所在的位置:聊城信息港 > 资讯中心 > 聊城资讯

“不救心里的坎过不去”孝子为父续命,捐出大半肝脏

发布:2018/11/23 11:57:00  来源:齐鲁晚报  浏览次  编辑:佚名
“不救心里的坎过不去”孝子为父续命,捐出大半肝脏


51岁的父亲代荣祥肝衰竭危在旦夕,肝移植成为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29岁的儿子代晓言没有犹豫,他毅然决定捐出自己的肝脏,为父续命。“只有父亲还在,一家人才叫团圆。”代荣祥不忍心让还年轻的孩子为自己冒险,住院期间他偷偷跑回了家。耐不住家人劝说和儿子的坚持,代荣祥颤抖着手签字同意。最终,代晓言将自己60%的肝脏捐给了父亲。

三个孩子争着给父亲捐肝

代晓言来自聊城莘县,如果不是父亲生病,一家人会过着像大多数人一样,忙碌又平凡的生活。今年九月,代荣祥肝衰竭生命危在旦夕,医生说只有肝移植才能救命,这也将一家人推向了艰难抉择的十字路口。

其实早在2016年,代荣祥的肝脏就出现了问题。“父亲应酬经常喝酒,刚开始是肝硬化,后来胃部也开始出血,期间断断续续住院治疗。”代晓言的哥哥代晓静说,今年7月父亲突然大口吐血,在老家聊城做了手术以后虽然略有好转,但是医生说父亲的肝脏已经衰竭了,只有肝移植才能保命。

一开始,代晓静并没有把详细病情告诉父亲。“怕他担心,更怕他不愿意治疗了。”到了九月初,代荣祥再次吐血,虽然吐血量没有上次多,但是也把家人吓得够呛。代晓静赶紧拿着父亲的病例来到济南,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但是跑遍几家大医院,都被告知肝脏移植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们一家都去配了型,商量着谁能配上谁就捐。”代晓静说,等待捐献肝源的话时间久、费用也高,父亲不一定能来得及,于是妈妈和他们姐弟三人都相继做了配型。

遗憾的是,代晓静和姐姐、妈妈的血型都与父亲不相匹配,捐肝的最后希望落在了弟弟代晓言身上。“当时就在家祈祷,就剩我自己了,一定要让我配型成功。”代晓言说,好在最后他配型成功,他没有犹豫,毅然决定割肝救父。

可是,当听说需要用自己孩子的肝脏来保命时,代荣祥说什么也不同意。“孩子还这么年轻,要他给我捐肝没门。”代荣祥想着自己都已年老,儿子成家立业没多久,还有两个那么小的孩子,说什么也不同意接受儿子的捐肝。尽管家人反复劝说他做手术,他还是决定保守治疗。

救命肝有了,父亲却“逃”回家

可是,代荣祥的肝衰竭速度,已经不允许他再多犹豫和等待。今年九月初,代荣祥严重的腹水,已经让他的肚子肿得,像怀胎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大,呕血、黑便、黄疸也将他折磨得全身没有力气。

“来住院的时候,父亲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代晓静说,9月8日父亲住进了山东省立医院器官移植肝胆外二科病房,一边接受治疗,家人一边劝说他接受肝脏移植。

“父亲虽然不善言语,但是非常有主意的一个人,他决定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再说肝移植还需要捐出一大半的肝脏才能够用,他更怕搭上我的健康,一直执意不肯手术。”代晓言说,他靠种植蔬菜大棚养活一家,但是今年种的西葫芦生了病,就连肥料的钱都没赚出来。父亲知道肝脏移植花费不菲,对于他们这种普通人家来说,实在是难以承受的。

常年以来,代荣祥靠在老家种植绿化树木为生,这几年正好处在生意的低谷期,前期投入的大量资金都压在了苗木上,再加上前两年治病花了不少钱,亲朋好友也借了一个遍,已经很难再拿出几十万的手术费了。代荣祥决定不再拖累家里,保守治疗能活多久就活多久。

在治疗多天病情稳定了以后,代荣祥悄悄买了回家的票,瞒着家里人坐上车就“逃”回了老家。“看到父亲回来我很吃惊,当时已经给伦理委员会提交申请了,器官移植的相关手续也正在审批当中,就赶紧劝他回去。”代晓言告诉父亲放宽心不要多想,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他们手术后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们会百分百保证供者的安全,已经做过那么多肝脏移植手术了,从来没有一例供者出事的,再说肝脏是可以再生的,不会影响孩子的健康。” 山东省立医院器官移植肝胆外二科主任刘军的一番话,也进一步打消了代荣祥的顾虑,在家人的积极劝说下,他最终颤抖着双手签字同意。


“不救心里的坎过不去”孝子为父续命,捐出大半肝脏


“能为父亲续命真的很高兴”

10月30日一早,代晓言和父亲一起被推进了手术室。一个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兄弟,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的代晓静,心里满是忐忑不安,一度紧张得直掉泪。手术进行了十多个小时,他一刻也不敢离开。

“虽然供者都没有出过事的,但是医生也说,只要是手术都会有风险。”尽管如此,代晓言始终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他一直担心的是自己的肝脏无法成功捐献。

“我的肝是不是健康、大小够不够用,我们两人的血管能吻合吗?”手术前,代晓言满腹的忐忑和疑问,所以在被推出手术室、麻醉的药效还没完全退去,迷迷糊糊中他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肝捐成了吗?”而父亲苏醒以后,也第一时间跟护士询问了儿子的情况,得知孩子没事后才放下心来。

“两人的肝脏大小差不多,手术很成功。”刘军说,代晓言捐出了自己整个右半肝,总计562g,这是他全部肝脏的60%。手术后,代荣祥的胆红素也从入院之初的四百三十多降到了十七,全身也不再是刚开始的灰黄色。手术后三天他就出了无菌病房,跟儿子住在同一间病房。

手术后,代晓言体重轻了14斤,尽管因为捐献肝脏身上留下了一个30多公分的刀疤,他依然觉得很欣慰。“如果实在没办法了,那我们也只好认命了,但是父亲还有希望,如果我不割肝救父,自己心里这道坎肯定过不去。”代晓言不想留下遗憾,他也感谢妻子当初能支持自己。

11月21日上午,在山东省立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肝胆外科病房内,代晓言与父亲代荣祥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出院。“父亲给了我生命,捐出肝脏就能为父亲续命,报答他多年的恩情,身为儿子怎么能不做呢?”看到父亲身体恢复得这么好,代晓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以后再也不喝酒了,不能辜负儿子的这一片孝心。”想起儿子为自己做出的牺牲,代荣祥忍不住红了眼眶。他不断用手抹着眼泪,泣不成声。

链接:“30多例移植,捐肝救父还是头一回”

据了解,活体肝移植是肝胆外科难度最大的手术,目前国内仅有少数器官移植中心可以开展。在省内,山东省立医院是最早能够依靠自身技术力量、独立开展活体肝脏移植的单位。

据山东省立医院器官移植肝胆外二科主任刘军介绍,肝脏移植尤其是成人对成人活体肝移植,供体需捐献一多半的肝脏,风险明显加大。“切取过大,供体保留的残肝太小,则不能保证供体充分的肝功能,供体风险增大;切取过小,受体就没有足够的肝脏来维持代谢,安全难以得到保障。”

刘军说,一般来说移植肝脏的重量会占到受者体重的0.8%,不过由于人体器官中肝脏代偿(代偿,指由原器官的健全部分或其他器官代替补偿功能或结构发生病变的器官,记者注)能力非常强,移植后供体剩余肝脏会不断再生,因此“活体肝移植不会对供体以后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从2003年即成功开展肝脏移植以来,刘军进行过三十多例亲属之间的肝脏移植,但大多是父母为子女捐肝。“父母捐给子女仿佛是天经地义的,孩子捐给父母进行反哺的,从全国来看都太少了,儿子捐肝给父亲的,在我们医院还是头一例。”

此前,山东省立医院做过年龄最小的肝移植受捐者只有五个月大,是一位先天性胆道闭锁的婴儿,接受了母亲捐出的437g肝脏。就在不久前,山东省千佛山医院也进行了一例44岁父亲给7岁女儿肝移植的手术。

父母捐肝给子女,已经相对来说比较常见,而少见的除了孩子捐给父母,夫妻之间丈夫捐给妻子的也比较少。2016年,济南一位交警捐肝救妻,之前忙于工作一直“不着家”的他,为了照顾好妻子学会了洗衣做饭,他的事迹也感动了无数人。本报记者 王小蒙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小蒙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文章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03-2009 liaocheng.cc All rights reserved.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