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聊城信息港 > 资讯中心 > 聊城资讯

这些埋骨异乡的聊城籍烈士,后人终于知道自己的亲人埋在哪儿了

发布:2018/10/8 11:26:07  来源:聊城晚报  浏览次  编辑:佚名

9月27日,本报以《“为烈士寻亲”志愿者向本报提供40名聊城籍烈士名单 您能否帮他们“找到家”》为题,报道了聊城一群可爱、可敬的志愿者“为烈士寻亲”的故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特别是,来自高唐县的志愿者徐文峰向本报提供了他们整理好的、至今没有找到后人的聊城籍烈士名录,在聊城晚报今日头条号推出后,不少读者和烈士后人纷纷与本报联系。

近日,记者联系“为烈士寻亲志愿者”徐文峰得知,目前,已经有8名烈士的后人和他取得联系,他们都是通过此次报道首次得知亲人埋葬地点。

“心情很激动,这么多年,终于知道亲人埋葬在什么地方了,心里的一个结终于解开了。”一位烈士后人这样告诉记者。

不是相逢,胜似相逢,对于这些烈士和他们的后人来说,这是一场迟到而珍贵的“团圆”。


一份聊城籍烈士名录,揭开他们背后感人故事

国庆长假接近尾声,在这期间,全国各地都在进行和“国庆”有关的活动和庆典,“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国富民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可以说,这几天这些振奋人心的话语不断充斥我们的耳边。

这些埋骨异乡的聊城籍烈士,后人终于知道自己的亲人埋在哪儿了

9月30日,聊城举行向革命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仪式。

而就在国庆节前一天,也就是9月30日,是中国烈士纪念日。这一天,聊城市、区几大班子领导、各机关企事业单位代表、武警官兵、烈士家属代表、老军人代表、社会各界群众代表、学校师生等在聊城烈士纪念碑前举行了烈士公祭活动,向革命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共同缅怀烈士功绩、弘扬烈士精神。

据了解,聊城市作为革命老区,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不同历史时期,先后有近1.5万聊城儿女为了民族独立和国家富强献出了宝贵生命。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我们的幸福生活。

然而,他们中有不少人长眠异地他乡,有的甚至连墓碑都没有。每逢佳节倍思亲。可以想象,每当中秋时节,这些烈士的后人是多么盼望着能为牺牲的亲人捧上一抷土、敬上一杯酒,却因为不知道他们长眠在何方而无法实现。

这些埋骨异乡的聊城籍烈士,后人终于知道自己的亲人埋在哪儿了

徐文峰(左一)与肥城市张海亭烈士的侄子张安贵(右二)交谈

幸运的是,在聊城,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辞辛苦,搜集资料,多年来坚持为烈士寻找后人——他们就是“为烈士寻亲志愿者”。他们克服墓碑寻找、资料查找、行政区划变动等诸多困难,为革命烈士寻亲,为烈士后人圆梦。截至目前,他们已为11位高唐籍烈士全部找到了家人,向他们提供了烈士安葬地、墓碑照片及查到的有关资料,此外还开展了山东籍烈士的资料整理工作,目前已整理完成1300余条。为更好地帮烈士寻家,他们还加入了“全国寻找被遗忘的烈士”QQ群,和全国各地志愿者一起开展工作,开始了帮烈士寻亲这一长期性工程。

在烈士纪念日前夕,来自高唐县的为烈士寻亲志愿者徐文峰特地联系本报,向本报提供了一份共计40人的聊城籍烈士名单。他告诉记者,这些名单,都是志愿者们经过千辛万苦整理出来的,希望通过本报报道,让这些烈士都能找到自己的家。


报道推出后反响强烈,烈士后人纷纷联系本报

在详细了解相关情况后,9月27日,本报推出相关报道,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报道推出后,不少读者和烈士后人纷纷与本报取得联系,或核实相关信息,或询问更多情况,他们中不少人都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亲人埋葬地点,心情非常激动。

这些埋骨异乡的聊城籍烈士,后人终于知道自己的亲人埋在哪儿了

陈立华烈士,其后人通过本报报道得知其安葬地点。

这些埋骨异乡的聊城籍烈士,后人终于知道自己的亲人埋在哪儿了

凌铁柱革命烈士证明书,其家人通过本报报道得知其安葬地点。

这些埋骨异乡的聊城籍烈士,后人终于知道自己的亲人埋在哪儿了

陈立祯烈士,其后人通过本报报道得知其安葬地点。

凌铁柱:山东省冠县定远寨乡张洼村人,生于1955年4月,1976年3月入伍,35504部队62分队副班长,中共党员,1979年2月17日在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中光荣牺牲,终年24岁,追记三等功;

陈伯德:山东省临清县人,1973年1月入伍,解放军4师11团1营3连战士,1976年5月在独库公路库尔干段排哑炮时,被炮击破动脉流血过多光荣牺牲,终年21岁;

冯广发:山东省临清市人,134师侦察连副连长,1960年5月在西藏马尔桑平叛战斗中光荣牺牲;陈立祯:山东省临清市人,中国援越部队后勤67支队619大队(陆军高炮67师619团)战士,1966年8月19日在援越抗美战场光荣牺牲;

陈立华:山东省临清市金郝庄镇野村寨人,生于1950年12月,解放军3001部队11分队(工程兵建筑第213团9连)战士,1970年3月5日在布苏里进行国防施工中光荣牺牲……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已经有包括上述烈士在内的8名烈士的后人与徐文峰取得联系,核实了烈士埋葬地点。

“爷爷走了很多年了,之前我们一家人只知道他是在西藏平叛时牺牲的,具体埋葬在哪里一直不清楚,曾经也尝试过很多方法去寻找,但最终都无果而终。”冯广发烈士的孙子冯先生告诉记者,前几天看到本报报道,他们一家人终于知道了烈士埋葬地点,“多亏了你们的报道,我们一家人这么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现在我们正准备前往扫墓。”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 除了上述烈士后人,也有一些不在此次公布的烈士名单之内的烈士后人与志愿者联系,以寻求线索、了解情况。其中一位读者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是在挺进大别山时牺牲的,从几十年前他就去大别山到处寻找父亲的墓地,结果无果而终,最后对着山脊磕了个头,临走时抓回了大别山的一把土,“以后我还会继续寻找,不会放弃”。

徐文峰最后告诉记者,如果有读者手中掌握相关线索,或者是烈士后人想核实相关情况,都可以和他联系,“为烈士找家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让更多的烈士和烈属圆个团圆梦。”

记者 张承斌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文章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03-2009 liaocheng.cc All rights reserved.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