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聊城信息港 > 资讯中心 > 聊城新闻

85岁聊城老人,凭记忆绘出70年前旧村图

发布:2017/9/12 8:41:27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85岁老人修村史,凭记忆绘出70年前旧村图

前后两张村居图展现村庄大变化

85岁聊城老人,凭记忆绘出70年前旧村图

“现在的日子,和解放前相比,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9月6日上午,在龙山商场一小区,85岁的王连陟对聊城晚报记者说。

在他的面前,摆着两本村史。那是老人今年为自己的老家——冠县柳林镇后和寨村编修的村史,不仅如此,王连陟还自费8000元,印了500多本,发到了村里的每家每户。

因为饱经抗战时期的战乱,又深切感受到解放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村里发生的巨大变化,在王连陟编修的这本村史中,红色历史占据了很大篇幅,而新时代的变化,人们的笑颜,也更多地用图片进行了展现。

更能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本村史中,王连陟硬是凭着记忆,画出了解放前的旧村图,又在村里人的帮助下,绘出了现在的新村图。

两张图摆在一起,不免让人感慨万千:旧时代的围子和炮楼,换成了现在面粉厂和纺纱厂、木工厂,旧时代的一条主街道,变成了现在的两条大马路……王连陟说,之所以下大气力编修村史,是为了不忘过去,不忘乡愁,也是为了在如今的大发展、大变革时代,弘扬传统美德、增强乡土情谊,并让城市人知道,家在何处。

旧村图里的苦难记忆

85岁的王连陟,80岁才开始学习使用电脑,此前也并无多少写作经验,但这并没有给他在编修村史时的收集、整理资料带来太多妨碍。

“耄耋之年,总有危机感。想把自己知道而其他人不知道,或者别人不以为然而自己感觉是大事的故事,完成在有生之年,以免带来遗憾。”王连陟说,他更有自信的是自己的记忆力,“小时候的事情,反而记得更清楚。”

也正因为如此,凭着良好的记忆力,他画出了解放前的一张旧村图,并经过专业人士绘制,附在了这本《后和寨村史》中。

在这张旧村图中,村子周围是有围子和炮楼的。村子有西门、北门和东门,村里的药铺、枣林、观音庙以及住户姓甚名谁,住在哪里,一清二楚。

“解放前,村里不过68户,267口人。那时房子只有一些墙基用砖,其他均为土坯。石灰缝的瓦房,全村一家也找不到。”王连陟说,历史上为了防匪盗,村里早早就建起了围子和炮楼,也曾多次遭遇盗抢,更曾在抗战时期,先后几次遭遇日军的打砸掠抢。

1937年8月,日军高酋部在占领临清后南进,几个在前探路的日军经过柳林时被当地民团发现,逃跑时进入后和寨村围子西门,结果村民与柳林民团将其团团包围,并急报东昌府,向范筑先求援,最终,日军丢下一匹马之后逃脱。第二天带领大部队报复,经过附近的大杨庄时,又遭到有人放枪偷袭,于是冲进大杨庄见人就杀,酿成了当地有名的大杨庄惨案。后来范筑先赶到,在大杨庄东边的大界牌村与敌交战,重创日军,是为大界牌战役。王连陟说:“日军退兵时,仍没忘报在我和寨被围打之仇,随引军至村东,支上钢炮,连轰三炮,东门随即起火。日军进村后,见村里早跑得没有一个人了,加上天晚了,便返回了临清。这天,4岁的我随全家向南逃到20里外的洼陈村过夜,回家时看见烧黑了的东门横在那里。村民们都说,这次是叫大杨庄替咱挨了杀,遭了难。”

王连陟说,他自己也曾两次逃跑不及,被日军围困于村内,目睹了日军的所作所为。“日军首先把牛、驴等牲畜牵走,再就是抓鸡打狗,捆猪、羊之声不绝于耳,夹杂着男女老幼凄惨的哭声。七十多岁的一个本家二奶奶,被俩日军拴住脖子各拉一头说:不把财宝交出来就掳死你……”王连陟说,抗战时期,村里曾经先后遭遇洪水、蝗灾、日伪军的蹂躏。1943年出现的“堂邑无人区”,后和寨村位于其北边沿。可以说百姓流离失所,逃荒逃难,苦度难关。

新村图里的惠农新颜

正因为经历过那些苦难,退休后又经常回老家,王连陟对于现在村里发生的巨大变化感慨万千。

在村史里的新村图里可以看到,住户更多,胡同更多,东西大街道从一条变成了两条,工厂、浴池、门市部等替代了以往的围子和炮楼。

“现在的村里,村民不但不用交国粮了,种粮还发补贴。农业实现了耕、种、收的机械化,浇灌黄河水、旱涝保丰收。不仅如此,村民在家看电视,出门带手机,摩托车电瓶车全村普及,农用汽车和小汽车也有不少了。随着城镇化的发展,近些年盖了深宅大院,砖瓦房,没有了以前防御土匪的围子墙、围子门,但形成了前后两条大街,增添了多条宽绰的南北胡同。房子都是砖房,有的还盖起了二层小楼,村民安居乐业。路面硬化了,各项卫生、健身设施也越来越全。”王连陟说,现在村里在村里居住的有600多人,另外有200多人在聊城、临清以及外地生活和工作,仅在聊城买楼房的,就有几十家。除了一些年轻人外出打工外,村里更有养殖场、木工厂、纺纱厂、面粉厂等产业,不少人在家门口就能上班挣钱。

“村民有钱了,大家的关系也更融洽。近年来每年正月十四,在聊城的村民就聚在一起搞联谊活动。”王连陟说,而他每次回家,也都能看到一些新变化。现在的后和寨村,真可谓是旧貌换新颜。

让王连陟还引以自豪的是,村里这么多年来始终重视教育、重视家风传承,“我们村历史上虽然没有达官显贵,但晚清时期就有举人秀才在家办‘和塾私学',门生百人,其中考中秀才以上者20余人。现代更有老教授、新博士和国家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企业人士,还出了一位全国劳模王贵岭,他们走出了村落,也把好的家风传承下来。”

在王连陟看来,从土墙陋室到砖瓦房乃至现在的高楼大厦,从村落到城镇,这些都是社会进步、国家发展的具体体现。不过,伴随着中国城市进程化的急行军,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基石的乡村记忆正在迅速消失,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当村里委托我编修村史时,感觉很激动。恰好我又负责编修了《王氏家谱》,就从中搜集、整理了一些资料,并与广大村民充分交流、沟通,形成了现在的村史。”王连陟说,现在各级政府都重视村史的编修,把政治、经济发展和遗散在乡村中的历史文化、风情人物、变迁演进抢救性、延续性地保存、记载下来,是为地方志的编撰提供第一手资料,也是为了弘扬弘扬传统美德、增强乡土情谊,并让城市人知道,根在何处,家在何处。记者 赵宗锋

分享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09 liaocheng.cc All rights reserved.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