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聊城信息港 > 资讯中心 > 民俗名胜

聊城民间故事:清水教起义军大将“铁胳膊”,梁坤赴宴的故事

发布:2017/6/12 11:28:52  来源:聊聊我聊城  浏览次  编辑:佚名

梁坤赴宴

聊城民间故事:清水教起义军大将“铁胳膊”,梁坤赴宴的故事

王伦手下的一员大将梁坤,人称”铁胳膊”,家住寿张县梁村。清水教起义前,梁坤以卖青菜为生。由于他身强力壮,推载过多,他用的那辆小车的车把全是铁打的,每根足有一百多斤。

一天,梁坤过黄河到梁山刘镇赶集卖菜。刚傍晌午,几个横鼻子竖眼的家伙来到了莱车前,左挑右翻,最后提起拣好的菜就走。梁坤上前拦住说道:买莱得交钱阿? 提菜的一个家伙,头一歪,眼一瞪,说道:怎么,俺爷们吃几斤青菜还要本钱?我看你是皮肉发痒。说着,抡拳撸胳膊妄想动手,梁坤见这伙人拿莱不给我,还想动手,一股怒火也冲上了脑门,正欲与他们论个高低。可转念一想,如是动起手来,我到不怕,可集上这么多人,要是碰着伤着,不是要吃亏?再说这帮家伙人多势众,一旦打起来,阵势乱还不趁机乱抢一阵?想到这里。他顺手提起撑车子的铁棍,往地上一戳,说道:要较量俺梁坤甘愿奉陪,不过、此处不是动武的场所。俺家住黄河北边梁村,请约个合适的时间地点,俺绝不含糊,说着,他两手抓住轶棍两端,一用劲,把鸡蛋粗的铁棍,变成了弯弓儿。

那些家伙一看这阵势,都惊傻了眼,为首的一个向车上丢了一些碎银子,说了声:好样的,咱的后会有期。便领着同伙走了。

到了三天头上,梁坤正在家中忙着营生,忽然一个陌生人拿着帖子来请他过府赴宴。梁坤奇怪地问道:我乃贫穷人家,谁能请我过赴宴?

来人道:你瞧瞧这帖子不就明白啦!

梁坤说:俺穷人上不起学,大字不识一个,能看什么帖子。

来人傲气十足地说道:请你赴宴的是威震黄河两岸的刘镇刘好武,刘五爷!没想到吧?

梁坤惊奇地说道:是呀,我和他非亲非故,他为何要来请我?

来人说:你怎么忘了?三天前你在菜市上,使刘五爷的人讨了没趣,刘五爷想要亲自见识见识你这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所以特用了个“请”字。

梁坤一听,知道了这请帖的来由。心想:自己话已出,不管凶吉,只好应邀奉陪了。他问清赴宴的时间、地点,就打发了来人。

这刘好武,依仗家中的权势,是他家乡一带出了名的土霸王。他手下的人道逢集赶会,欺男霸女,白吃白抓,无恶不作,可谁也不敢惹。前几日他听说家丁碰上丁梁坤这个钉子,他怎肯善罢甘休。他知道梁坤力大过人,在外边较量难以得到便宜,于是便想出了一个“引虎入笼”的招儿。刘好武的窝刘镇,不但筑有高高的寨墙,还有一道两丈宽的护镇河沟,寨门还设有吊桥。如果进了寨子,拉起吊桥,就别想轻易出寨了。

这天,梁坤来到刘镇寨门之外,早有人等侯了。他被人引着过了吊桥,一直被让到了刘好武家的后花亭里。刘好武假意地寒暄了几句,茶没喝完一盅,酒宴就开始了,可菜上齐了,酒也满上了,竟没放一双筷子。梁坤正在纳闷,只见刘好式从腰里 "嗖" 地一声拔出一把佩到,从碗里扎了一块肥肉,伸到梁坤鼻子底下说道:本府酒宴早有旧规,非客人以此开宴,作陪者不得入席,粱壮士请吧!

这一招可真绝,如不敢从明晃晃的刀尖子上把肉吃下,这就算认了输,栽了跟头 而如果张嘴去吃,这刀尖稍稍一推,就正好刺中咽喉。可是梁坤并没含糊,只见他“哈哈” 大笑了一阵,猛地咬住刘好武伸在脸前的尖刀,只听“咯噔”一声,刀尖被咬断在口里了,他“咕咚”把肉咽到肚里,两腮一鼓,嘴一张,又听 “啪”的一声,一寸多长的刀尖,钉在了花亭的油漆隔扇上。在场的家丁都禁不住叫了一声 “好“ 。刘好武一看,却慌神了,心想:这梁坤果然来的不善阿!今日抓不住老虎,可不能被老虎反咬一口。想到这这里,他高喊了一声:给我上。早已作了准备的打手们,就齐忽拉地把梁坤围住了。

梁坤一看,门被堵住,亭内放满了桌椅,要在此和他们纠缠,很难施展身手,他猛地掀起了面前的桌子,伸手捞起一把椅子向门口扔去。趁堵门家丁一闪身的工夫,梁坤已经人随椅出,跳到了院里。没等家丁追上来,接着来了个“旱地拔葱”,拧身上了房。他转身一看,下边的家丁在刘好武的叫骂声中, 可就乱营了。搭弓射箭的,搬梯上房的,还有两个家伙,有点小本事,身子一蹿,手一搭,也跟着爬上房来。

梁坤见此,为了防身和还击,他一边蹿房跃脊地躲去,一边一躬身提起一串屋瓦, 抱在了怀里。两个先上房的家丁,眼看越追越近,梁坤用右手抓起一片瓦,照定身后追来的家丁砸去,跑在前边的一人“哎呀”一声,翻身掉丁下去。后边的那个,见此也就不敢再追赶的那么当紧了,只远远地跟在后边高声喊着:关寨门, 拉吊桥,快别叫梁坤跑了。

梁坤越过几家房舍,来到寨门跟前,可寨门早已紧闭。他只好纵身跳墙而出,落到了寨外,吊桥也巳亮高拉起, 同时有护寨河拦住了去路,这时只见梁坤,把怀中抱定的一摞瓦,全放在右手上。他丁字步站在河边, 一边猫腰,胳膊一甩,只听 “唰“ 的一声,一溜十几片瓦,打水漂儿似的摆在水面上。说时迟,那时快,梁坤脚尖点着瓦片,几下子蹿到了河对岸。人过水面,瓦落河底,这动作真好似春燕点水,轻快利落。当刘好武带领众家丁打开寨门,放下吊桥,梁坤早已不见影儿了。

分享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09 liaocheng.cc All rights reserved.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