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贴回复
返回列表1

查看:128     * 贴子主题:年幼时被抱养 聊城32岁小伙赴柳州求助寻亲

靓妹:高山仰止



积分:863
注册:2018-01-09
沟通:
Post By:2018/1/12 13:41:31
“爸爸妈妈,我只想知道你们现在在哪里?你们还好吗?我只想找到亲生父母,不为爱恨,只为还自己一个明白……”
  1月7日,住在山东聊城的小伙宓学万说,他想到柳州寻找他的亲生父母。
[img]/tp/2018/0112/1339069340.jpg[/img]
  2017年7月,刚过了32岁生日不久,宓学万开始实施自己的寻亲行动,这是他多年来未解的心结,于是,他先是在“宝贝回家”网站登记了自己的寻亲信息(寻亲编号:115483)。
  宓学万听姑姑说,当时送他到山东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南方口音,自称叫谢斌。谢斌把孩子交给宓学万养父宓×随时,还有一封信(现已丢失),上面写着的内容大致是:谢少林,两周岁,1985年6月28日出生。因自己与妻子离婚,无法抚养孩子,送给宓×随。养父宓×随也已去世。
[img]/tp/2018/0112/1339196343.jpg[/img]
  8日,柳州晚报“爱心档案”专版刊登的一则寻亲故事引起了许多读者的关注。当天下午,来宾市的林芳打来电话,称自己就是寻亲人宓学万的亲生母亲。为了确保信息准确,记者约林芳10日上午9点到柳州日报社见面。
[img]/tp/2018/0112/1339314347.jpg[/img]
  宓学万推着装满各类生活用品的购物车,向父亲曾居住过的小区奔去。
  按原计划,宓学万9日晚从山东聊城到桂林,10日在桂林开会,11日一早到柳州,他打算到原柳州链条厂旧址寻访知情人。不知是回家的心情太急切,还是亲人之间的心灵感应,飞到桂林后,他立即决定,提前一天到柳州——这就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原本并未打算让他们直接见面的。宝贝回家寻亲网站的志愿者“饭妈”的计划是,“先让他们分别去公安机关抽取血样,待结果比对成功才能相认。”
  宓学万提前来柳的决定很坚决,任宝贝回家寻亲网站志愿者如何劝说都不更改。昨天一早6点30分,宓学万从桂林乘动车来到柳州。与此同时,林芳在姐姐、姐夫的陪同下,从来宾市驾车赶来柳州。
  这个局面让我们又喜又忧:喜的是,这么快就能让亲人相见;忧的是,万一DNA比对不上怎么办呢?
  昨天一早,当宓学万和林芳分别从一北一南赶来柳州时,他们都不知道会见到对方,宓学万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位高度疑似的“母亲”。他的计划是:先去原柳州链条厂旧址找到知情人,通过知情人找到母亲,“我就是来找母亲的。只有找到谢斌才能找到母亲。”
[img]/tp/2018/0112/1339455350.jpg[/img]
  在白云路链条厂生活区,宓学万(前右)在居民的带领下来到父亲曾居住过的地方。
  昨天上午,在志愿者的陪同下,宓学万到原柳州链条厂宿舍区寻访知情者。由于年代已久,世事变迁,他只收集到一些关于父亲谢斌的碎片般的信息,得知父亲已经过世,但没有母亲的信息。
  与此同时,林芳一行三人和记者见面,她将随身带来的谢少林的出生证原件、自己和谢斌的结婚照、谢少林半岁时的照片都带来了。林芳的姐姐拿着报纸比对照片,确定就是谢少林,她说,“肯定就是我家的孩子。否则哪有这么巧,生日一样,谢斌的名字和谢少林的名字也一样,这么多条件都符合。”
[img]/tp/2018/0112/1339552353.jpg[/img]
  宓学万和林芳一起汇总的寻亲材料。
[img]/tp/2018/0112/1340049357.jpg[/img]
  宓学万拿着林芳出示的出生证明
[img]/tp/2018/0112/1340140360.jpg[/img]
  宓学万拿着手机里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与林芳打印的照片进行比对。
  林芳一行来到东环菜市谢斌的四叔谢忠荣家。据林芳介绍,这些年,谢忠荣一直配合她寻找儿子,是知情者。
  时至中午,宓学万寻访结束。志愿者告诉他:有一位高度疑似你母亲的人也来柳州了,你们可以先见面聊聊。即使最终结果不是,也是一种缘分呢。于是,志愿者将宓学万带到了谢斌的四叔家,林芳一行也提前来到这里等候。
[img]/tp/2018/0112/1340267363.jpg[/img]
  在东环大道一住宅楼里,宓学万拿着谢斌和林芳的结婚照陷入沉思。
  当林芳听说宓学万提前来柳,而且马上就会见面,一直压抑的情感受不了了,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img]/tp/2018/0112/1340357367.jpg[/img]
  在东环大道一家餐厅内,林芳在一旁偷偷抹眼泪。
  尽管双方都确认对方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亲人,但他们必须压抑激动——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一再强调,“必须等公安机关的DNA结果才能最终确定。”
[img]/tp/2018/0112/1340452370.jpg[/img]
  在东环大道一住宅楼里,宓学万(中间)拉着谢斌四叔和林芳的手。
[img]/tp/2018/0112/1340548373.jpg[/img]
  宓学万向林芳打听30年前发生的事情
  这个关键点让这对高度疑似的“母子”相认少了感人的眼泪而多了许多理性分析。两人一一核对手里仅有的几样信物,都基本吻合。当这对疑似“母子”坐在一起,在场的志愿者、记者都有些着急——肯定错不了,长得太像了!
[img]/tp/2018/0112/1341034377.jpg[/img]
  在荣军派出所里,民警对宓学万和林芳等人进行DNA样本采集。
  长得像、有信物,还有其他指标都相符,但他们不能相认。昨天下午,宓学万、林芳、谢忠荣来到荣军派出所,值班民警谢桂刚热情接待了他们,并按照相关规定为他们三人取了血样。
[img]/tp/2018/0112/1341189380.jpg[/img]
  幼年的宓学万
  宓学万真的是林芳的亲生儿子吗?
  当年真的是亲生父亲将他卖到山东的吗?
  林芳这些年有没有寻找自己的儿子
  ……
  这一切,
  都要等DNA鉴定结果出来后才能有确定的说法。
  来源:柳州晚报 记者 喻芬 黎寒池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1
Powered by ShuzirenCms © 2003-2012 Shuzi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212 second(s)